三九三·反仙祠 5

作品:《见闻天道

    三九三

    气温开始下降,地面开始结霜,本来是处在黑夜之中,周围应该是被夜色包裹的环境,竟然慢慢被冰晶白吞噬,地面、树木,墙壁、建筑,黑夜似乎是在褪去,可是接管它的并不是阳光,而是冰雪。

    “领域……”零的内心也开始变得烦躁起来,不止是因为慕烟使用了一个不应该使用的能力,而且还是因为猫很讨厌的寒冷降临了,带着凉意的风吹打着他的头发,身体的每一处都在排斥这讨厌的低温。

    刚刚给慕烟那么沉重的一击,这个家伙现在似乎是在慢慢恢复,零早就听说过在天道侍之中慕烟是一个怪人,不用远程攻击单爱近战,术法攻击威力不大却能够开启领域,要知道领域这种东西不是谁都能够开启的,那可是可以宣誓自己主权的能力。

    慕烟手中的手杖犹如一把利剑一样,现在他的姿势就像是拔刀术,零不敢确定接下来自己会遭受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慕烟冲了上来,而他的左手和手杖一直藏在自己的身后不让零看见底细。

    “哪个方向?”零使用的是手斧,自然也是近距攻击武器,所以对于慕烟这个攻击方式,也是能够大致猜想几个方位的,只要将这几个方位防守住,似乎就能抵挡住这次攻击,然后再想法反击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的证明是他错了,慕烟根本没有冲到他的面前,在近一半路程后来了一个急刹停下来的冲刺,同时刻握在手中的手杖出手了,正面挥向零,顿时零的脚下冰锥破地而出,似乎是要将零刺成肉串。

    “没想着近距攻击!?”零立刻利用踩风躲开冰锥的攻击,不过当他跳到半空躲开冰锥攻击时刻,自己和慕烟的眼神对上了,只是一眼,零就有一种自己的行动被看穿的感觉,好像自己的躲闪是对方已经预料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……。”零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慕烟对准零的位置二次挥动手杖,那些拔地而起的冰锥就像是被敲碎了一样,变成冰碎渣冲向零,见状零立刻挥出上上签开启防御,那些冰碎渣击打在祈福的防御上,声音犹如暴雨击打在房屋上一样,如果是击中了身体的话,怕像是被机关枪给吞噬的感觉吧。

    “哼,不愧是玩领域的高手。”零看着稳稳站在地面上的慕烟,他那左手上的大凶明明还没有褪掉,“即使被祈福削弱了还有这样子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零的称赞还没有说完,慕烟突然消失在了他的眼里,借着冰晶白映出来的影子和探知,这个家伙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想把我击落到地面?”现在零处在半空中,在没有落脚点的情况下,根本做不到转身防守,不过这种看起来无解的局面,对于身处赤铃的零来说,自然有应对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物化幻术。”零将一只手伸向背后,他的后上方立刻出现了一直巨大的面目狰狞的猫,抬起脚一脚便将慕烟踩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零很不屑一顾的向后瞥一眼,这是慕烟自找的,好像似乎是将布偶也卷进去了,不过没有事情,可是正当他收回自己视野的时候,猛然发现慕烟完好无事地站在自己的侧面位置,布偶也没有任何问题地坐在他的肩膀上,而慕烟的左手对着自己,跟随着自己下落而不断调整位置。

    “难道之前的那些都是铺垫!?”因为刚才使用了物化仙术还没有来得及收回,如果这个时候慕烟出手,自己很难完全抵挡下来。

    慕烟的手发生变化,只有食指指着零,一把漆黑的弓弩搭在了手腕上,拉文的弓弩,慕烟还没有撤掉这个咏唱术法呢,如果自己发射了拉文的弓弩,以零现在处境即使是尽力防御,也不可能抵抗住拉文的弓弩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“明明开启了领域,却并不急着集中力量攻击对手,通过不同的攻击消磨掉对手精力和心防,以保证最后致命的一击,这个慕烟,根本不像是刚才那个莽撞闯猫仙祠堂的慕烟。”那种猫逮到老鼠玩欲擒故纵伎俩的手段,慕烟竟然玩得如此顺手。

    慕烟似乎有点迟疑,但是还是将拉文的弓弩发射了出去,不过弩箭并没有像零想象中那样穿透自己身体的要害,反而是擦着自己眼角的位置而过,带过的风直接让自己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故意的?”零都已经准备好了使用九命仙术的心理准备了,那个短时间自己仅能够使用一次的仙术。

    “是故意的。”等零稳稳地落在地面后慕烟便主动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破坏你使用仙术的能力。”慕烟淡淡地说道,的确如此,刚才慕烟的攻击已经打乱了零的呼吸节奏,如果不及时调整自己的节奏,零就会一直被慕烟牵着鼻子走,无论是仙术还是天道术法,只要自己的节奏乱了,术法便不会再有本来应有的能力,慕烟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他的攻击不是为了取别人的性命而走,而是为了破坏对方身体节奏而用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你损失掉了一个能够杀掉我的最好机会了。”零说道,“看看你的周围。”

    慕烟不在意地左右瞥了一眼,很遗憾地是慕烟的确没有能够在三分钟左右摆脱零的纠缠,所以之前围攻追击慕烟的猫仙,基本已经全部到位,里三层外三层地已经将慕烟给包围了,他们的表情一点友好的味道都没有,毕竟慕烟破坏了猫仙祠堂,这个猫仙祠的精神建筑,怎么可能会给他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想说我已经被包围了吗?我不在意。”慕烟一副不在意的口气,“而且我才要跟你说,是你损失掉了一个能够杀掉我的机会才是。”说着慕烟将自己胸口的衣服向外面拉了拉。

    布偶向下看去,本来应该被贯穿左肺的伤口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术法应该被我的祈福封锁了才对。”零说道,“而且你的领域是冰雪系能力的领域,没有治疗伤口的效果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忘了凤凰寄宿在我身上的?”慕烟抬起手来,一只小凤凰出现在他的手指上,“利用领域减缓你的祈福对我的效果,再利用凤凰的再生能力慢慢治愈我的伤口直至痊愈,真的是花费了我很长的时间和精力,而且凤凰的再生能力冷却时期很长,是我保命的术法,本来以为不会就到了,就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慕烟压低了声音:“你刚才准备利用仙术·九命来应对我的拉文的弓弩的想法一样。”

    慕烟的话语声音很低,但是很平静,不带任何威慑的能力,可是零听了后竟然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,他没有想到,慕烟知道,他都知道,他看穿了刚才自己最后的想法,这感觉就像自己被玩弄在对方股掌之间,如同莫比乌斯环一样永远走不出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我真的很喜欢猫,所以一开始布偶府长将仙道任务丢给我的时候,我并没有任何的怨言。”慕烟伸出手来准备着什么,“可是今晚所见真的是让我非常失望,果然像郑绘泽说的那样:‘即使是宠物也不能太宠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作为一个猫语者,我要好好给你们这些思想观念不正的猫上一课。”说罢慕烟举起手来做笔,在空中开始画写阵法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